主页 > I派生活 >最受欢迎也被误解最严重的诗:〈The Road Not Ta >

最受欢迎也被误解最严重的诗:〈The Road Not Ta

I派生活 2020-07-16

最受欢迎也被误解最严重的诗:〈The Road Not Ta

  美国诗人罗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着名诗作〈未行之路〉(The Road Not Taken)不同于其他诗,它不仅在美国文学、而且在美国文化和全球文化都扮演了独特的角色。它的短句已经变得如此普遍,从咖啡杯、冰箱磁铁到毕业演讲都可见其蹤迹,几乎让人忘记它本来只是一首诗。

  纽约时报书评人大卫‧奥尔(David Orr)在2015年为此撰写了《未行之路:在每个人都喜爱但每个人都搞错意思的诗中发现美国》(The Road Not Taken: Finding America in the Poem Everyone Loves and Almost Everyone Gets Wrong)一书,以192页篇幅仔细分析该诗受欢迎的程度,以及它可能想表达的原意。

  〈未行之路〉的商业影响力遍及所有通俗文化:2008年汽车公司福特以〈未行之路〉为题拍摄一支在纽澳地区播放的品牌形象广告,它也曾被曼陀珠、尼古清口嚼锭、AIG保险和求职网站当作商业广告;音乐创作者借用诗中短语写成歌曲,十几部电视影集以诗句作为某集的标题;甚至还有以它为名的电动游戏(Spry Fox出品的「Road Not Taken」)。

  除此之外,〈未行之路〉的影响力还遍及新闻媒体和出版界。在过去35年间,佛洛斯特的诗句出现在全球近两千则新闻报导里,以每週不止一次的频率出现;而它也作为标题、副标、章节标题出现在超过四百本其他作家的作品里,其中包括史考特‧派克(M. Scott Peck)的畅销书《心灵地图:追求爱和成长之路》(The Road Less Traveled: A New Psychology of Love, Traditional Values, and Spiritual Growth)。

  有鉴于诗句的普遍出现,〈未行之路〉的普及程度似乎超过其他同时期的美国诗作。当然,诗的流行程度很难直接判断,但至少有两个事实可以说明它肯定是上世纪以来最广泛被阅读和颂扬的美国诗。首先是诗人罗伯特‧平斯基(Robert Pinsky)筹划的「Favorite Poem」计划,平斯基用自身公众影响力邀请美国民众以各种形式表达他们最爱的诗,其结果显示最受欢迎的是〈未行之路〉,一共收到超过八千封的投稿信件。

  第二个更具说服力的事实来自网路,〈未行之路〉的Google搜寻量与其他作品的相对差异显而易见。奥尔以作品与作者名「The Road Not Taken+Frost」在Google搜寻,并将结果与其他同时代的着名诗人进行比较。Google提供的结果指出,它比艾兹拉‧庞德(Ezra Pound)与他大部分诗集的搜寻量高出24倍,比T‧S‧艾略特的〈荒原〉(The Waste Land)高了至少四倍。

  或许有人会说这样比较有失公允,因为诗不是特别受到普罗大众阅读的文学形式,但是当我们将它与其他更现代的作品比较时,就能看出它夸张的受欢迎程度。「The Road Not Taken+Frost」的搜寻量比「Like a Rolling Stone+Dylan」还高两倍多、比「大亨小传+费兹杰罗」高将近三倍,甚至比「惊魂记+希区考克」高了三倍。

最受欢迎也被误解最严重的诗:〈The Road Not Ta

  讽刺的是,它如此受欢迎的原因似乎还得归功于人们的普遍误解。奥尔指出,大多数读者认为〈未行之路〉是一首关于肯定自我的诗(由于末尾的「我选了少人走的路途」),但若单就字面意思解读这句话,即造成和前段叙述格格不入的结果。儘管诗中主角在未来的某时「重提此事」描述他选择了少有人走的路,但他在诗的起初已经承认两条路「风景同样美丽」且都「落叶清洁未经屡践」。因此,两条路其实没有差别,主角只是随意走上了其中一条路。

  延续这个观点,主角多年后宣称其决定「造就一切改变」时,只不过是根据现状表达出自我安慰或怨叹,毕竟这是主角当年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其他人或偶然事件所造成。因此,这首诗并不是对自我主义或理性选择的肯定,而是人们在构建生活经历时常见的自欺欺人做法。

  就连佛洛斯特在写给路易斯‧恩特默尔(Louis Untermeyer)的私人信件里,也吹嘘了诗中所使用的诡计:「我敢打赌不到一半的人,能够说中〈未行之路〉真正的意思。」他曾表示自己作为诗人的终极目标是「交出一些难以抹灭的诗」,而这个目标最终以〈未行之路〉达成,儘管大多数人还是误解了它。

〈未行之路〉(The Road Not Taken)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黄色林中分出两路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惜乎无法两者皆游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身为旅人,良久驻足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极目远望其一末处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树丛遮蔽拐弯尽头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于是选择他途,其风景同样美丽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幽静或许更胜一筹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碧草萋萋且少有人迹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儘管偶然遭我经历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二路其实相差无几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那天清晨二路并置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落叶清洁未经屡践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噢,且将前路留待他日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然而道路条条相连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我可否有重回之时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我将于它处重提此事,叹息不悟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时间流逝,光阴似电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曾有一林分出两路,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我选了少人走的路途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而这造就一切改变

参考报导:Paris Review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