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生活墙 >燕美‧沉在时间之海的美丽与失落 >

燕美‧沉在时间之海的美丽与失落

Q生活墙 2020-07-23
燕美‧沉在时间之海的美丽与失落我知道的燕美故事是从一家医馆开始。以前,燕美广场(Imbi Plaza)的前身有很多高脚屋,住在那里的都是峇峇和娘惹。成功时代广场(Berjaya Times Square)那里也有不少屋子,每次经过,还会看到挑粪水的挑夫走过……纵然四周的景物不断更替,但医馆没有迁移的打算,居民对医馆耳熟能详,外人一问,他们就可指点方向,甚至领着他们到目的地。医馆的女主人曾梅芳在上世纪60年代随夫婿杨国信医师从吉胆岛迁来吉隆坡,最终在燕美(Imbi)安家落户。有一回,我和她闲聊时,她提起燕美的古早风貌,说巴剎卖的碗仔糕很好吃,都是真材实料製成。巴剎是从吉隆坡广场(KL Plaza)原地那里搬过来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那些搬走多年的居民,还是每天或每週回来这里买菜、喝茶、吃东西,谈天,可见燕美是他们的心灵故乡。有个上午,我和她在巴剎喝完海南茶,经过一条马路时,她遥指远处的高架天桥说,那里以前是一个大草场,建辉(她的儿子)小学时常在那里踢球。现在,草场不见了,更别说有小孩在那里踢球、玩耍。当时,草场对面还有公务员的宿舍,都是独立式或半独式洋房,多达160间,所以燕美有个别名叫“百六间”;有很大的院子和宽宽的巷子,种满各种各样的果树,有红毛丹、芒果等,充满热带风情。当我们再次相约去喝海南茶时,她说,以前,医馆后面有个幼稚园,是吉隆坡坤成女中前校长开办的,杨婷(她的女儿)就在那里读书。如今,幼稚园走进历史,被一座座店屋取代。而市政局扩建西路(Jln. Barat),使医馆前的数个泊车位也不见了。过后,医馆前面的交通车水马龙,连过马路也要张望和等待许久,才能越过对面去。她有一班固定的茶友,从1967年开始在同一张桌子喝茶,街坊称她们当中的4个人为“四大美人”。“四大美人”一出现,陌生茶客就自动让座。时间流转多年,一些茶友过世了,每天风雨不改来赴会者看来愈来愈少,却也增加一些新脸孔,例如她们的女儿。医师的医术传至千里其实,当年外人对燕美略有所闻的另一个原因是杨国信医师的医术,他擅于治疗小儿麻痹症。常常,病人康复后送来答谢的礼物多不胜数,摆满整张大桌子。但他不肯收,只求病人送一张照片作纪念,病人答允。而一些照片依然悬挂在医馆墙上,成为历史的见证。曾美芳说,过去,医馆虽是医馆,却更像是会馆,聚集无数的病人、家属和街坊,大家都把此处当成谈天说地的大本营,热闹极了。不知情者还会以为,是否有人在此办嘉年华会。当时间继续往前走,走进21世纪后,她发现,燕美会让主妇丧失下厨的能力,因为週围有很多食档、餐馆、酒楼。即使每天三餐都在外头吃,吃几个月也未必吃得完。然而,也有不少餐馆无法在激烈的竞争中突围,而三天关一间,五天开一间,或是换了门面或菜式,速度犹如走马灯。百六间成历史名词燕美位于武吉免登区内。一般相信,“燕美”是从国语“Imbi”的谐音转化而成。当年,你和德士司机说要去“百六间”,不会有人骂你“神经病”,反会顺利送你到达目的地。“百六间”是燕美曾经响噹噹的代号,无人不晓,即使是穿行此间的巴士,也以“百六间”为指示牌。“百六间”意指燕美的公务员宿舍,环境清幽,是人们眼中闪亮耀耀的明珠。由于当地住了许多高级公务员,基本设备和水电供应自然齐全,居民从来不愁会制水停电,这是住在这里的好处。此外,燕美的地理格局是四四方方,每条路都有一个清洁工友负责清理垃圾,卫生乾净不在话下。不过,在时间的侵蚀下,这些洋房已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四层楼建筑物或是马路。“百六间”成了历史词汇。而当地的卫生水平并没有和时代的跃进并行,反之每况愈下。再说,当局把西路(Jln Barat)扩建成通往蕉赖、半山芭、八打灵再也等地的路段,整个地区的风貌一分为二。过往的纯朴也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燕美在时间的风里,摇摇晃晃。她很不幸的是被布城(Putrajaya)挤出发展的列车外,无法是首相署和行政中心的地点。政府原本也计划在此间设有城市公园,也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目前,有不少等待到第三国家落户的缅甸难民群居在此处,并设有本身的小学校,有者甚至开店摆档做生意。燕美倒成了“小缅甸”。海南茶魅力无法挡燕美巴剎的海南茶和烧烤麵包是当地人引以为傲的饮料和食品,前来捧场者不乏年轻人。他们当中,有些人喝海南茶一喝就是2杯,足见其有一定魅力。海南茶是由经加工炒过的咖啡粉、茶叶和淡奶沖泡而成,冷热皆宜。海南茶头手陈有伟说,海南茶是由父亲陈泽佳在70年代的“绝活”,那时,喝茶者主要是老年人。1988年,茶档从乐天广场(Lot 10)搬到燕美,才真正地推广海南茶。他认为,海南茶固然是海南人研发出来的饮料,但各家有各家的沖泡法,各花入各眼。而海南茶是否沖泡得好喝,从茶色就可看出来。好喝的茶一闻就闻到茶香,入喉时可感到甘香、润滑,反之则是感到粗糙。“现代年轻人很会喝茶,你泡得好不好喝,一喝就知道。”老燕美话当年陈有伟,55岁“燕美的地理位置绝佳,可让四面八方的人来到这里,交通很方便。早期的燕美像个小乡村,还可看到人家种菜。现在的改变当然很大,高楼大厦不少,算是有发展到。”苏丽蓉,72岁“我弟弟是驾德士的,他每天载我来探望老朋友,我会先去巴剎逛逛,买菜买吃的,然后去“金河咖啡店”喝茶、和老朋友谈天。如果金河休业,我们就转去咖哩鱼头店。我们一班老朋友从1967年开始一起喝早茶,喝到现在。有的人“移民”(过世)了,剩下的人也只有几个人了。燕美有甚幺好?方便,又有巴剎,有很多朋友。以前住在这里,从来不怕制水停电,因为这里是政府公务员的宿舍区。”黄美玲,55岁“我3岁就住在燕美,在武吉免登女中读书,这间有逾百年历史的学校拆掉了,成了Pavilion的所在地。我搬去蕉赖后,每天都要回来燕美买菜、吃东西,一天不来就会週身不舒服。搬走后最想念这里的朋友们,他们都是很热情的人。”/副刊‧报导:黄秀仪‧2008.07.19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